《子午书简》-- 读《罐头厂街》(三)人生需要逃避

我有一个多年好友,一次给我分享一个心路历程。大意就是其之前喜欢上一个女孩,此女孩貌似也对其有意。但之后经历了一些事,此女孩貌似对之无意了。于是他觉得很失落,觉得很失落之余又觉得无可奈何,于是便奋发学习。他说奋发学习有两个好处,一个是可以忘记伤痛,另一个是要是真学出来了,后面肯定可以找到更好的。 – 阿,人需要逃避问题!

说回《罐头厂街》,其实在写书评之时,我已读完全书了,当下我正在读 斯坦贝克的另一本 《愤怒的葡萄》。我觉得 斯坦贝克简直就是美国的余华吧(或者说余华是中国的斯坦贝克) – 《罐头厂街》就是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都是诙谐小品但骨子里透着无耐心酸与黑色幽默。而《愤怒的葡萄》 tmd 就是美版的《活着》吧。

说回今天要分享的故事。《罐头厂街》中弗兰基与医生的故事。

医生之所谓”医生”,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医生。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一家海洋生物研究所的所长,研究所主要经营各种生物(不限于海洋生物)的标本贩卖,比如买青蛙、鲨鱼、蛇、小白鼠给各大院校做实验或研究所用。但因为在罐头厂街这一片区中,他是唯一比较有学问之人,加上生物学的知识使他可以医治些小病,于是大家都称之为”医生”。

而弗兰基,是一个幼年丧父的少年,他母亲忙着结交各男友,根本不想理他(实际上也是抛弃了他)。而且因为先天的智商发育不全及缺少教养,弗兰基可谓是真正的“问题少年”。

一个偶然机会,医生收留了弗兰基:

医生给弗兰基剪了头发,除去了他身上的虱子。他去李忠店里给弗兰基买了一身工作服和一件条纹状的毛衣,弗兰基就成了他的奴隶。

注:— 我要注明下,这里的“奴隶”是个黑色幽默,其实收留一个有问题的人,难说谁是谁的“奴隶”。怕你们误会,多嘴提醒下 ^_^

但是弗兰基并不能适应正常的生活,他智商有问题,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智商有问题(因为和你身边现实一样,人们总是会“善意”地提醒有问题的人 – “喂,你脑袋有问题”)。于是弗兰基是个极度自悲的小孩。

医生给他的活他一个都干不好,而只要他遇到失败、挫折,他就会钻进刨花箱里,躲在里面,半天不出来。

医生让他把龙虾归类,他努力了半天,一直做不到,钻进刨花箱里,躲在里面,半天不出来。

医生的聚会,他尝试给大家倒酒,结果酒一端出来,全洒了,他迅速地跑进地下室,整个人埋在刨花箱里,医生只能只见他在里面啜泣。

这个小故事的结局发生在某一天,弗兰基荡在街上,发现一座高贵的座钟,他发现上面的人物和医生很像,他很爱医生并想将之献给医生当礼物 – 但当然,他没钱。

于是弗兰基偷了这座钟,合情合理,偷这么大座钟马上就被人发现,并被警察捉拿。最后警察通知医生前来,于是有了下面这一段:

“弗兰基——你不该这么做。”医生说。他的心因为预想到无法避免的结果而压上了沉重的石头。“能不能让我保释他?”医生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认为法官会同意,”警监说,“我们有他的精神状况报告。你知道他有什么问题吧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医生说,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他到了青春期会是个什么样子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医生说,“我知道。”他心里的石头更沉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认为,我们最好把他关起来。之前我们没理由抓他,但现在他犯了重罪,我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        弗兰基听着他们的对话,眼中欢喜的光芒暗淡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他偷了什么?”医生问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一座挺大的钟,还有一座青铜雕像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赔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已经都拿回来了。我不认为法官会听你的话。这种事总会发生第二次的,你也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医生说,“我知道。但也许他这么做是有理由的。”“弗兰基,”他说,“你为什么要偷东西?”
        弗兰基盯着他看了很久。“我爱你。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  医生狂奔出门,钻进汽车,跑到罗伯斯角的岩洞里去采集标本了。

阿,人就是需要逃避问题!

事实就是这样的,无论你是弗兰基,还是医生,当生活无可奈何地给你一击而你又无力反抗之时,你能做些什么呢?无论是躲进刨花箱、还是跑去采集标本、或者是一门心思努力学习、像鲁迅一样写碑帖。你可以从励志学的角度说,我们应该把心沉下来做些有意义长远有用的事。但是,人生就是需要逃避问题的。无论方式是什么,成年人,也需要一只刨花箱。

坚持原创技术分享,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